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三 代 情 缘
电信学院   房艳华

    还记得小时候,奶奶是我最年长的挚亲。那时候她也不过六十多岁,印象中,她是大脚,不是受封建社会迫害的那种小脚女人,个子挺高,即使老了,背躬了,依然那么清瘦高大,皮肤黯淡发灰,眼窝深陷,颧骨撑着薄薄的脸皮,牙齿掉了好多颗,吃饭用牙龈抿,挺怪的动作,没有变老的是她的头发,一直乌黑发亮,和肤色的黯淡产生鲜明的对比。那时候奶奶是我的保护伞,我犯了什么错,奶奶都帮我承担。也是这个原因,我小时候从未被父母打过。而我,则是奶奶的眼睛,帮她纫针穿线,帮她捡小米中的杂物,帮她捉园子里的虫子。
    那时候妈妈三十多岁,她意气风发,和爸爸支撑着那个贫困的家。黑夜里,她能带着我勇敢地走夜路,她能把满满的一桶水倒进水缸里,她能打死爬到房子里的蛇,她能赶着家里那头倔强的老驴,给地里送粪,往家里拉粮食。她在我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代名词,再苦再难,她都不曾抱怨过,没见她流过泪。实际上妈妈胆子很小,现在走夜路都让我们陪着,而我上大学的那些年,在离别的车站,都没有勇气看他*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总是噙着泪水。
    匆匆二十载,我已到了成人的年纪,而哥哥家的小侄子也七八岁了,奶奶已经过世,父母也都五十大几,不知道在侄子眼里,他的爷爷奶奶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也是慈祥的保护伞。小侄子也已经慢慢地懂事了,记得我坐车的那天,侄子执意要送我,我已经上车了,他和哥哥嫂子才到车站,侄子用力地挥着小手和我道别,冷冷的风刮着,我见他打着冷战,拉了拉衣服,依然站在那挥着小手,而面色已经冻得发红,直到火车发动,看不见我了,才不舍地转身离开,那一刻,我变得很脆弱,很心疼他。
    再过几十年,我到我父母现在的年纪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心态和什么样的情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