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行走很久的人
机电学院   李衍杰

    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过客。
    我一直相信,我是一个不断行走的人。皓月柔软地系在了幽篁,糯云恬静地荡起浮幻,如此编织了世间多少幻像。我游离在华美隽永的画面里,惊恐的晃过一丝落寞,问自己这个漂流的人,何时解脱。
    记忆是根绵延的线,在遍布我足迹的路上缠绕。我沿着它的痕迹一路往回,在岁月的路口上安静驻足,注视着琐碎的自己。熙攘的人群,我好像是被遗弃的玩具。慢慢走,脚步越发懒散,身后的影子也满怀倦怠的拉扯,渐而模糊。沿途多了许多陌生人,三三两两或同我一样形单影只,不知要往何处。他们看我,我也看他们,彼此都是对方视觉里的路人。路人甲乙丙丁,都一样的是别人生命里闪过的过客。
    回想青春,何尝不是由光芒四射慢慢被平淡取代,再深的颜色随着水的冲刷也会褪去,你我在别人的回忆里又能刻下多少,停留多久。这些日子,我一直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心翼翼端水而过的行人,始终保持着平衡,不悲不喜。只是庆幸如今依旧是这碗水般纯净,毫无尘污。阳光洒在脸上,水里一定映着我上扬的嘴角和笑脸。
    日子晴阴变换。交替的时间里,依旧不变的是,路人还是路人,来去匆匆,始终单调的光景。
    我想在别人的生命里,我是一个奇怪的过客。一个人在不喧闹的时候旅行,穿行在城南城北,蹲下听老去的故事,远观金合欢招摇的舞姿。回去说给他们哪里的青石老街踩着最舒服,哪里的树已经抽了芽,一切一切都是他们不曾尝试的,而我得到的有赞许有诧异。
    多年前,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好友,那时的欢乐曾以为意味着一辈子的相互追随,所以一起用功,一起奋进。如今已经到了十年之期,虽然早已明了那只是对方回忆的缩影,而我也早已化作幼稚的怀想者。路人总是陌生的,甲走了,乙刚来,丙还未来,丁是未知的。
    我记得广场的长椅上,女孩安静地看着书。
    我记得雨声静谧,一对老夫妻幸福地撑伞而过。
    我记得,谁还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