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阳光照在妈妈脸上
土木学院 宋卫学

    山坡有阴面和阳面之分,很小的时候,妈妈告诉我的,很认真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给我听,我也很认真很认真的一字一句听着。
    阳面是太阳的儿子,阴面是太阳的女儿,妈妈告诉我的,对于他*的话我从来没怀疑过。
    两个声音回荡在山谷:
    “为什么我们的打谷场在阳面?”
    “因为他和你一样,怕冷!”
    “噢!”
    我抬头望见阳光如鲜花一样开满了妈妈年轻的脸庞。
    童年的阳光洒满了阳山,阳光一大把一大把洒在山坡的田地上,绿了小路,黄了麦子,红了苹果,晒干了一垛又一垛的高粱杆,洒在了爸爸佝偻的背上,金黄金黄的,洒在妈妈慈祥的脸上,始终灿烂!
    那时候,山很高,路很长,通向幸福的行程很挤也很难。我们姐妹三人被妈妈锁在小院里,“监禁”在巴掌的大的地方,终日围着花园消遣属于那个年龄段的不可思议的孤单与叛逆。于是偷偷地趴在木制的大门上,透过门缝看世界。阳光总是那么贼,顺着门缝渗了进来,照在寂寞无聊的大地上,形成了外面世界莫大的诱惑!后来我才知道就是那扇可恶的大门挡住的不仅是外面的花花世界,也将我的眼睛蒙蔽,让我的眼中没有辛苦,没有劳累,只有满脸无知的、幼稚的微笑。也是在后来,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看到了大家习以为常的场景,却留下了仅属于我的眼泪!
    深深地大山丛中,密密麻麻布满了衣服纹理般的羊肠小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声悠长的鸟鸣,山愈静,路更长!
    调皮捣蛋是每个小孩童年的拿手本领,我光顾过邻家的西瓜地,爬上过村头那棵高大的老榆树,掏过鸟窝,还曾今自以为是的拿支竹竿准备去拯救受折磨的小矮人,当然爬山、滑坡、捉迷藏,只要有玩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那天和小伙伴们又去了我们的“游乐园”,光着脚,穿着破烂的衣服装起了乞丐,丐帮的弟子可真多,大家的兴致可真高,天空的太阳可真毒。不一会儿大家被晒的像霜打了的茄子,一个个蔫了,躲在高高的田埂下纳凉,聊天,打趣!
    一会儿望望天,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远眺,一会儿瞌睡的打盹儿。天空蓝的诱人,仿佛纯净灵魂,云朵也是白如雪,淡如纱,轻如梦,我们的心思也随着蓝天上飞翔的小鸟自由翱翔。
    远处的山坡上一个黑点在慢慢移动,在山宽阔的胸怀里,黑点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黑点一点一点的动着,顺着小路,循着某个规律,渐渐离我们越来越近,黑点慢慢变大,直到变成清晰可见的一摞野蒿草的小山,我才看清那是一个人背着一大捆柴火,柴火把人结结实实的压在下面,只见柴火不见人。我们在山顶,沿着山往下看,有点发晕,好陡的山啊!可是我再也坐不住了,因为我听见一个人的呼吸,是那么沉重,我看见一个人的步履,是那么蹒跚,而那个人就是妈妈。
    那是深山里的野蒿草,茎秆很粗,耐烧,是优选的柴火,每年我们家院子里都会被这些柴火占掉一大半,玩的时候很是碍手碍脚。可是我也知道那些蒿草杆是每个冬天驱寒,做饭的材料。我亲眼目睹了妈妈从山脚爬到山顶的全过程,每一步都是那么艰辛,而每一步又那么坚定,每一颗汗水是那么容易的滑落,而每一次暂停就意味着下一次的前进。山坡其实并不长!当满头大汗的妈妈,背着小山一样的柴火站在山顶时,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泪水打湿了我年少的心。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我看见她背上的不仅是那些看得见的蒿草,还有一个家庭沉重的担子,她的眼里没有劳累的疲倦,只有对生活的无尽热爱,她的眼神是那灿烂的阳光,照射着我这颗幼苗,阳光就是希望,我要用阳光收获希望,用希望收获阳光。
    在没有勇气的时候,在迷茫的时候我愿意回想过去的日子,过去走过的路,他*的叮咛,稳重的大山,不屈的脊梁!
    这个世界很仓促,我们的灵魂将在何处安放?我想把灵魂安放在那棵浸满了汗水、接受着阳光和雨露的坚韧的小草上,让它看天,懂地,经风雨,笑看人间万事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