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冬之至
运输学院  彭子莹

    秋,越发的深了。
    晚风袭过,树叶颤悠悠地从一颗快要秃掉的老树上滑落,演绎着生命中最后的精彩。我不知晓这是秋落的第几片叶,只能瞧它离去,安慰自己,落叶的飘零是新一轮的开始。冬,马上要来了。
    记忆的冬日里,唯独阳光一改春的娇,夏的灼,秋的枯。浅冬的阳光是极具亲和力的,温婉的洒落一地,恬舒又格外温馨。校园中昨日葱郁的树木在冬天都是一副枯瘦的样子,佝偻着胸膛,吸吮着阳光。踩着厚厚的落叶,抚摸着记忆的长线,为曾经的冒险与孤注一掷唏嘘而又倍感庆幸。每每一段时光成为过往,冬季里的阳光都会引着我去揭开尘封的书页,重新解读往昔在迷惘中行走的自己。阳光下的一切都令人迷醉,如同氤氲在冬季的树干,是在原地等春天的证据。
    独爱纳兰的《长相思》中“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难道是我也在异乡的缘故?其实在任何地方我都愿意去感受纯净的雪花,如同街角遇到多年未见的好友般兴奋。白日里打开窗子,伸出躲了很久的手指,用指尖轻轻触碰它的柔弱。我对着这群精灵轻轻一呵,它便瞬间化为无形躲开你。适时的一阵冷风催促还没站稳的它们再次起程,只是这样看似的自由却是身不由己。
    入夜,月下的雪被映衬得分外苍白,街道上静极了。扯开窗帘,那些冷清的路灯透过枝桠的斑驳。有雪的日子,就这样静静的,听不见想念的声音,任何喧嚣的事物都陪着落雪渐渐安眠。
    冬天里的干燥是所有季节之最,冬雨更是含蓄得许久不露面一次。想起一句诗中所说“佳人怅惘天涯路,雨落西楼相思浓”。怀想着早些年某个冬月的那场雨,觉得冷冷的雨丝在冬日里出奇地令人惆怅。流过的时光总是难以挽留,当我昨日还醉心于白霜赤枫中看尽层林尽染的秋色时,不料冬季的雨与我不期而遇。如今窗外的老树们如喝透了陈年老酒般,在西风中来一场醉舞。我想只有寄希冀于下一场雨来得早些为它们醒醒酒,等下一季迎春花的馥郁芬芳。
    在屋里闷久了,心浮人也躁,好想冲动一次能与飘荡的雨拽一地的昨日情怀,掬一捧凉雨,感受着由凉变温的过程,突然领悟到年少时亲人将冷漠的自己融化是一件多么值得感恩的回忆。
    冬日里,躲在遥远的记忆中品尝清淡的愁殇。
    冬日里,安享流年花开又落的云淡风轻。
    冬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