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秋深处 夜微凉
化工学院    侯喜喜

    深处的秋,微凉的夜。掬几许清欢,缠绕于指尖。亲吻空气的凉薄,拥抱深秋的寂寞。秋天到了,秋风来了,连秋雨都打湿了我的眉梢。
    深秋的天,格外明媚,淡然的清爽。天蓝得像是纯净的湖水,停泊在孩童的眼眸里。朵朵飘荡的白云柔软得像是刚刚爆出来的棉花糖,轻舞在风的怀抱。
    深秋是温婉淡然的女子,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似被风吹过的麦田,温柔地等候她的守望者。娇嫩的脸蛋似刚刚成熟的苹果,诉说着无言的喜悦。淡黄色的风衣总在风起的时候扬起好看的一角,恰好的弧度,呜咽着落叶的忧伤。她从秋的深处向我们走来,带着五角枫的热烈,带着秋海棠的妩媚,带着波斯菊的淡漠,仪态万千,步步生莲。
    深秋的夜,有点凉。冷弦月,梧桐霜,雕花棂,伊人旁。春花秋月,往事成殇。夜,尤其是在深秋的夜,总会猝不及防地将回忆重放。那些年,哭湿的被角;那件事,怎么还没有遗忘;那个人,泪窝里的笑。昨天的梦,粉红,蔚蓝,墨绿,浅灰,深深浅浅,近近远远,或甜蜜,或忧伤。适合回忆的夜,同样适合听一首歌,“我多么想和你再见一面,看看你最近的改变,不再需要说从前,只是寒暄,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张悦然说,旧时光是个美人。温柔娴静,眼深如潭水。我们追溯的时候,就为她画眉。她的眉太淡,面容太模糊,如何敌得过岁月稀释,情爱挥发。
    我想握住每个秋的夜,每个夜的凉,把旧时光打扮成少女,身形窈窕,面容清朗。为她画上远山黛,梅花妆,即使岁月老去,依然美好一如往常。任时光荏苒,我愿依偎在夜的胸膛,焚一炉岁月,嗅回忆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