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静夜思亲
机电学院  魏振鑫

    夜,格外寂静,灯已熄了,我却没有一点睡意。街道上的汽笛声和小商贩的吆喝声已经消失了,只有熟睡中的室友们轻轻的呼吸声时隐时现。朦胧的月光悄悄穿过玻璃,给墙壁、地面和桌子刷上了一层薄雾。不禁打了个冷颤,蓦地回想起我那年迈的老祖父——明天是他的八十岁生日。
    打我记事起,院子里就有两棵核桃树,一棵高大挺拔,枝繁叶茂,像把大伞;另一棵紧挨着大核桃树,不同的是它瘦弱矮小,如一个依偎在大人怀里的稚嫩孩童。听祖母说,大核桃树是祖父20多岁时栽的,经过他的精心呵护,每年都能结出丰硕的果实,小核桃树是祖父在我出生那年栽的。祖父每次从田里劳作回来,都要沏一杯热茶,然后搬把椅子坐在大核桃树下乘凉。等一身的疲倦散去,他会习惯性地去看看心爱的小核桃树,浇水、施肥和修剪,他都细心周到。
    转眼我到了上学的年龄。每天在我离开家门之前,祖父总会严厉地叮嘱我:“孩子,在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放学回家后,我还没放下书包,他就笑呵呵地问,“孩子,今天在学校有什么收获呀?”每学期结束,当我把一张张奖状带回家,他脸上尽是难以掩饰的欣喜,抱起我用满是胡须的脸刺我几下,然后笑得合不拢嘴。
    时光飞逝,十多年的时间已悄无声息地从祖父那双非同寻常的粗糙大手里划过。“遮荫伞”的叶子开始变黄,枝条开始干枯,枝干上也纵横交错地开裂了许多深浅不一的口子,像祖父手上密密麻麻的皱纹,但它依然坚持着自己平凡的使命。而小核桃树在“遮荫伞”遮风挡雨和祖父无微不至地照料下,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它的高度已明显超过了老核桃树,每年白露一过,丰硕的大核桃便笑咧了嘴,一阵风过,调皮地点着头向路人打招呼,可爱的小鸟也在上面争先恐后地搭窝了。
    记忆中,祖父最幸福的一天是我收到兰州交通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祖父小心翼翼地捧着通知书,迈着有些蹒跚的步伐,小跑到两棵他培育多年的核桃树前,指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我,大声喊道:“如今,我的孙儿已经长大成人了,我是真的老喽!”然后又是拍手,又是欢笑,高兴得像个小孩。手中挥动着的录取通知书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耀眼夺目。站在两棵截然不同的核桃树前,我才真切地意识到,十多年来祖父对小核桃树的精心培育,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关怀,更多的蕴含着强烈的渴望和期待。开心之余,我开始明白:其实,祖父才是最高大的。
    夜深了,一丝寒风不知从何方袭来,偷偷钻进了我的被窝,我不由一怔,赶紧裹紧被子。脑海中却久久回放着祖父蹒跚前行的背影,似乎他又在笑呵呵地对我说:“孩子,你长大了,要勇敢地一直往前走!”顿时一股莫名的伤感之情直涌心头,无法挥去。我干裂的嘴唇不禁开始颤动,“祖父,祝您长寿!”
    那一夜,我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