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课堂究竟要不要“正经”点?
禾  苗

    正儿八经的课堂,你说好不好。依我看,有些太严肃了。学生们每天都要听很多课,不管有没有听进去,他都得在课桌前正襟危坐,真的不是什么好差事,太严肃了让人活受罪。
    更可恶的是,在信息化时代,讲台上的老师也不一定能让课堂变得正儿八经。当你正兴冲冲地批评学生要专心听讲不准玩手机时,恰巧你的手机响了,是某领导打来的,你能不接吗?你正措辞严厉地强调学生上课不能睡觉,中间一排却齐刷刷地睡过去了三位女生,敲她一拳,还是打她一书?你都不能这么蛮干。当你气愤地走到跟前,才发现是昨天文艺晚会上节目演出获一等奖的女生,校长还亲自给颁过奖。这时郁闷的恐怕不是学生了,是教书的先生吧。
    课堂究竟怎么个“弄法”,我看教育专家未必就有什么妙招和章法。课堂是教学活动的重要场合,交流是取得良好教学效果的重要前提,若不能实现融会贯通,一切课堂都是没有生气的,就像一潭死水,让人恐惧。既然要实现交流,何不化“严肃”为“不严肃”,在课堂上来点“不正经”呢?
    我给学生上应用文写作课,如照本宣科,就会太枯燥了。为了能有更好的效果,我尝试着做点“不正经”的事。在讲授“报告”与“请示”两种文体的时,这两种文体在向上级部门汇报工作、反应情况时都可以使用,但根本的区别是什么?课本上谈了七点,但我觉得都没点到位。就请同学们自己思考,等思考得差不多了,我就讲:“‘报告’不需要上级部门的批准,只说明一些情况;‘请示’是必须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准后,下一步你才能那么干。比如将来有的男同学成家了,周末有朋友叫着去打牌,你只需要给媳妇‘报告’一声,说我出去了。但如果遇到家中的老人生病了,需要一万块钱,那这会你就得‘请示’一下了。”话还没说完呢,同学们早就笑成一锅粥了。
    演讲稿是在演讲活动中,表达见解与主张的宣传交际文稿,其语言特点是通俗易懂,幽默生动。我为学生们举了个例子,是美国前总统布什在耶鲁大学演讲时谈到,他和老同学耶鲁大学的校长狄克·布洛德翰在阅览室的往事:“我们有个默契,他不大声朗读课文,我睡觉不打呼噜。”我接着补充说:“这句话言外之意是说,狄克·布洛德翰那么努力才当了个校长,自己上课睡觉都当总统了,要是再努力一下,还不登天了!”因此,我告诉同学们这是西方式的幽默,大家需要学着点。
    我还谈到了规章制度,它是规范人们的学习、工作和劳动秩序的。我问同学们:“规章制度好不好?”大家异口同声:“不好!”我猜想这是他们嫌制度束缚了自己,于是我接着讲:“大家都参加过高考,准考证的背面印着考场规则,规定开考半小时之内不得进入考场,考场内不准大声喧哗,不准做与考试无关的事情等等。假如没有这样的规定,可能有同学会提一扎啤酒在考场上就喝开了,要是这样,别说影响学生考北大、清华,恐怕连普通的大学也考不上。”此时,我发现同学们脸上现出了羞愧之情。于是,我抛出:“规章制度是保护集体利益的,绝不是针对某个人而制定的。”
    如此种种,好像与庄重的课堂讲授背道而驰,显得“太不正经”。好了,就此打住!我们说的是课堂呀,究竟要不要“正经点”?
    (作者原名李和平,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