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这年中秋
艺术学院  李  贺

    皓月当空,月光楼影,分外清冷,我企图在某个窗口一睹团圆的温暖,节日的欢愉。微冷的风吹痛我的眼睛,月饼的醇香刺激着我的味蕾。又是一年中秋时,身在他乡,尤为思亲。
    远方不知谁家的灯火骤亮,那光芒刺痛了我的双眼,莫名的液体在眼中打转,努力睁大眼睛试图证明自己足够的坚强。我告诉自己:我不想家。
    电话铃声打破了寂静,爸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妞儿,吃月饼了吗?”就在这一霎那,我所有的坚强和伪装都被打破。泪水如同决堤的激流,让我无法收回,无力控制。明明难过的要死却还要强忍着。我害怕,害怕家人的担心、害怕别人看到我的脆弱……仓促地挂断电话,家人的身影浮现在我眼前,朦胧中我看到他们围坐在一起,一如往年中秋那样,只是少了我一个。
    我知道母亲一定像往年那样摆好四副碗筷,家里的位子也一定是空出一个,那是属于我的位子。今年中秋,弟弟是否还像往年那样调皮,抱着月饼不肯放手;今年中秋,妈妈是否还像往年那样对着外婆的照片抹泪;今年中秋,爸爸是否亦像往年那样开启一瓶珍藏多年的窖香,对月独酌。此刻,突然有种回到家的感觉。是自己太过吝啬,迟迟不肯说出那句:我想你们。
    独自趴在栏杆旁,痴痴地望着兰州的月亮,耳机里王菲的《流年》缓缓流淌着,夜,凉如水、黑如墨。在这样的夜里,任由思绪飘荡、任由泪水飞扬。
    “嘀。”短信,是学长。“妞儿,给你送月饼来了!”我想我还是幸福的。最起码还有人记得我,在我最孤独的时候来安慰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给我荒凉的心境中带来些许温暖。
    合上电话,泪水再次涌出。而我知道这是幸福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