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小谈故乡
环境学院    范晓宇

    “故乡”怕是人间最温暖的词语之一吧。无论你是个蜗居的“蚁族”,还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只要提起故乡,相信你眼中都会泛出最温暖的神色。
    或许是所有人的共性,自己数落故乡纵有千般不是,也绝不允许他人的半个“不”字,甚至于有人竟为此大打出手。韩寒就曾批评过这些执拗的“卫乡者”,说他们因人类的劣根性而失掉了自己的辨别力。在我看来,那些“卫乡者”本没错,有那些过激行为不过是由于感情太深。人类这种动物,总是常被感情驾驭的,真正能对情深之物保持绝对冷静的人怕是根本没有的吧。所以每每看到有人对自己的故乡大赞特赞,我不会反感,只会不由的想起我那个不够美却足够温暖的故乡。
    故乡二字,故是重点。旧的人,旧的事,总是难免常被人怀念,恋旧情怀也是浪漫的一种体现。而这种怀旧又尤其在艰苦的时候显得弥足珍贵,故乡这两个字究竟也不知承载了多少旧人旧事,以慰藉那许多在艰苦中奋力拼搏的心。故乡是宽容的,它如母亲般,几乎容纳了所有人内心最深的眷恋。
    故乡与家乡也该是不同的,家乡以家为主,首先勾起人的思亲情绪,故乡则不然,在那里并不一定有你的亲人,却一定发生过许多你永生难忘的故事,而那些故事也因时间的打磨而在故乡这个背景下愈发地美好了起来。
    等我上了大学,故乡在我心中的意义似乎也更加充实了起来。因着我是个“馋猫”的缘故,同学口中的故乡在我看来必然都有着数不胜数稀奇古怪但却能犒劳“馋虫”的可口小吃。与同学多攀谈些故乡人情,由着他的性子将他的故乡盛赞一番,下次他放假归来,定会为你捎一份最美味的家乡名吃。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东北人之豪爽,四川人之泼辣,河南人之精细,苏杭人之秀气,无一不是故乡培养出的气质。结交了一位很厉害的同学,他在只言片语间就可以准确无误地判断出一个陌生人的故乡所在地,从未失手。
    我很庆幸自己是甘肃的,甘肃虽然常被地理老师拿来当做许多灾害污染的典型,但所幸我的故乡却是个清静多水的小城镇,那里说不上是人杰地灵,山清水秀却是名副其实。每到放假,我便盛情地邀请同学去我那个真正有着“蔚蓝天空”的故乡走走,他们却常质疑甘肃哪里会有山清水秀而犹豫不决。
    或许在他们眼中,我也不过只是个执拗的“卫乡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