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雷曜坤:四载苦读圆梦北大 五年直博更需勤勉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81期第3版      学生记者 王  瑛  翟怡文  高贤利)

  
    初见面,他温文尔雅,从容淡定。再回首,他四年辛勤,得偿所愿。孑然独行在漫漫求学路上,他用汗水为自己浇濯出燕园的芬芳;学而不已,北大是他四年考研梦的终点,更是他下一程拼搏的起点。他,就是我校化工学院应用化学1102班,以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录取并成功拿到五年直博资格的雷曜坤。

长风破浪会有时

    若以生命的长度来看,考研只不过是人生长河中一朵不起眼的浪花,而对于雷曜坤而言,这段经历并非一蹴而就,甚而连大学也并非这个故事的开端。
    时光追溯到高中时代。他是父母和老师眼中的“优秀生”,同龄人之间的“佼佼者”,被寄予厚望,“学习优秀”是镌刻在他身上的印记。那时的他,孤僻而又渴求友谊,自傲却又否定自己,兴趣广泛却没有特长,只能用题海战术拼出一张张出色的成绩单来博得一份自我认可。
    因为没有正确的学习方法,没有明确的奋斗目标,他只是机械地维持着废寝忘食的奋斗状态,当高考前的挫败接踵而来时,他却因挫败而愈发固执,难以接受外界的劝导,愈战愈乱,最终像一头眼中只有红布的斗牛毫无理智地冲向了斗牛士的长剑。高考就是那把剑,捅破真相,他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活在光环下没有灵魂的躯壳。
    高考的失利予以他痛击,但他没有随波逐流。废墟是最荒凉的地方,却也是最适宜重建的地方。“当我的世界成为一片废墟时,我得感谢我的父亲,他给予了我最大的一笔财富——不屈的性格。”就这样,雷曜坤来到我校,开启了他的大学生涯。出于对高考失利的不甘心,初入大学,他便给自己定下了考研的目标,期待四年后自己创造出人生的辉煌。

孤独为友志于学

    与高中的教育教学不同,大学开放的学习环境和宽松的管理制度,让学生有更多机会与时间去接触更为广阔的世界,在不断的接触与尝试中收获自己的理想,然后予以坚持,努力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雷曜坤便是如此。
    雷曜坤自信地说,他对《论语》中“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唯有当一个人开始相信某种学说或者知识,才会开始诚心于学习,志于此道进而能有所立有所得,对己志不退不转。
    “我醉心于自然背后那些无形的规律的神秘,痴醉于数学与物理那种天衣无缝的吻合,每一个数学工具如此高度抽象,却偏偏总能在大自然中得以具象化,真是奇妙而不可言,以至每当我对一些知识有所理解有所明悟时,我都感到似乎有一股电流在全身各处游走甚而全身发麻,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兴奋感。”那一刻,高考失利的心结在他的内心化解,雷曜坤不再因为不甘而学习,而是为自己的学术理想,从此,他的双眼有了焦点。
    孤独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朋友。雷曜坤告诉我们,人们只是害怕无人陪伴时,会越发清晰地看见那个空瘪瘪的自己。大学里更要直面孤独。当你有了愿意为之奋斗终身的理想后,你会发现并不需要藉由所谓他人的陪伴与温暖去塞满你的内心。
    刚进入考研备考阶段时,雷曜坤说自己沉默寡言的程度,甚至到了只有去就餐时快餐店老板才能够听到自己声音的“离群索居”状态,这使得雷曜坤的心中一直充溢着想与别人交谈的强烈渴望。但随着逐渐走入学习的殿堂,内心世界因知识而丰盈起来时,他不再惧怕无人交流,只想用更多的知识充实自己,为自己的理想蓄力。
    从大二开始,他严格按照自己的规划复习,坚持每天早上7点起床,背着书包去教室自习,晚上12点睡觉,每周只在周日下午给自己放半天假梳理生活杂务,这样的习惯一做就是三年,雷打不动。即便在考研成功后,雷曜坤依然每天坚持早起,保持着原有的学习生活节奏,学习真正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主旋律。

为有源头活水来

    每个人都会有精神懈怠的时候,当理想暂时从我们的精神世界中隐去,日常的焦点丧失,出现分外强烈的空虚感时,我们该怎么办?
    在离初试还有4个月的时候,雷曜坤对知识点的反复复习萌生出了厌烦情绪,躁动不安的情绪甚至延续到周日的休息时间,他试图通过集中注意力打游戏、看治愈系动漫,来调整情绪并填充突如其来的内心空洞。但关上电脑后,落差感反而夹杂着空虚像潮水般更加汹涌地袭来,一切徒劳。
    苦恼之际,雷曜坤想到了哲学。“当你能够信奉一种学说并愿意将其作为一种道而践行时,它将时刻伴你左右,充盈你心间,你会自觉地去对关于人生的基本问题进行思索与探求,这个时候你的心灵才能获得真正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