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王义国:搭车回家的“背包客”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51期第三版   学生记者  朱俊鹏)

    从兰州到武汉,坐飞机全程1146公里,需2小时15分钟;坐火车全程1706公里,最快19个小时到达。如果不用这些直达的交通工具,一路搭便车能花费多少时间?行程是多少?我校电信学院2011级学生王义国,利用寒假时间,当了回搭便车回家的“背包客”,用实际行动对这一问题作出了回答。
    10天时间,行程1507公里,王义国不仅饱尝了旅途的艰辛与劳累,更收获了自信、友情,实现了梦想。

勇气作伴  开启未知之旅

    勇气是未知旅程出发前必备的精神食粮,一段前途未卜的路,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孤寂的旅程……让所有听闻了他的“背包”计划的同学和朋友都不支持,并设想了很多会将他置身“险境”的情况。他也曾动摇过,但万事开头难,若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未知的挑战,又怎能迈出第一步?
    2013年1月10日,早上八点半,寒风凛冽,连霍高速兰州出口,过往车辆倏倏地驶过,没有人在意路边这个背着大旅行包,全身裹得严严实实不断挥手示意停车的人,只留下被风扬起的沙尘,虚化了远去的车。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辆车停了下来,司机只将车窗降下小半截,在听了王义国的计划后,留下一句“孩子,你还是考虑坐火车或者飞机回家吧!”便摇摇头关上车窗,扬长而去。
    第一步的迈出总是艰难的,王义国没有灰心,他从包里拿出身份证和学生证,拿在手上挥动,终于又一辆车停了下来,他把证件递给司机,并向其说明自己的“背包”计划,司机犹豫了一阵才答应将他载到定远镇,此时已是十一点半了。这位在兰州经商的浙江司机,对王义国的勇气表示钦佩,“青春做自己想做的并富有意义的事情才是真的青春”。下车时,热心的师傅还送了一瓶水和一盒饼干给他,并叮嘱他在拦车的间隙把这些吃掉,免得挨饿。

爱心相伴  温暖漫漫旅途

    尽管朋友们给他买的冲锋衣抵挡不住肆虐的寒风,但司机师傅送的食物让王义国心里暖暖的,也忘却了之前搭车的困难,他快速吃完后,便迫不及待地继续拦车。没过多久,一辆去往定西的车停在了路边。车上,司机师傅和他聊起搭车话题,并建议他最好在服务区搭车,一来那里车多方便交流,二来要安全得多。快到定西时,他听取建议在服务区下车了,果不其然,在这里休息的车辆很多。最终,一对年轻夫妇爽快地答应将他送到天水。这对夫妇大学毕业不久,一路上,他们畅快地聊着大学生活,青年夫妇很支持他的计划,“有理想趁还年轻,就应该马上去做,总比整天宅在宿舍沉迷于网络要有价值得多”。
    1月11日,天水高速入口,戴着朋友赠送的“爱心”手套的王义国高高举起了“求搭车”的字牌,幸运的是,很快便有一辆车停靠了过来,更凑巧的是,这是位要去武汉接上学的女儿回山西过年的父亲,作为家长,司机师傅深知父母盼儿归家的急切,更提出愿一路免费把他带回武汉。但王义国谢绝了其好意,因为他不想一蹴而就,而是想一步一步去感悟未知行程中的人和事。于是,司机师傅专程把他载到西安市区后便继续前行了。
    在西安,他用三天走遍了大街小巷,访古迹,追忆先人。在西安的一家寺院,他遇到了一位精通佛理的老者,老者十分赞赏他的“背包”计划:“当人紧握拳头想要抓得更牢固的时候,其实人的手是空的,只有伸开手,才能拥有全世界”。
    1月15日,福银高速西安入口,想着老者的话,王义国对接下来的路途信心满满。不久,他搭上了去往湖北十堰的货车,司机师傅听了他经历,诧异道,“没想到你一个毛孩子这么有想法,路上的危险你考虑过吗?就像这一路要穿越秦岭,人烟稀少,你不怕出事吗?家里同意吗?”一连串的发问让他语塞,突然间他想起了《搭车去柏林》中的一句话,他告诉师傅,“如果你要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帮你”。师傅听后开怀大笑,“毛孩子啊,其实这个社会上还是热心肠的人占多数。”在十堰下车时,司机建议他去看看武当山的日出。
    第二天一早,他在十堰市区顺利搭上了去往武当山的车,车主热情地向他介绍上山路径,并将他带到了经常登顶拍日出的摄影发烧友常住的旅社。
    17号凌晨两点半,王义国跟随一批摄影爱好者沿着漆黑的小路向山上爬去,同伴见他没有登山柱杖便将自己的给了他,这样既省力又可防止脚底打滑。三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预定的观赏位置。寒冷、疲惫与焦虑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但最终这一切都被隐藏在云海中的一抹霞光打破,旭日东升,这青春之火地绽放让人群沸腾了。下山时,同伴告诉他,为了这场日出让很多摄影爱好者苦等了近半个月……

信心同行  抵达梦想终点

    1月18日,离家越来越近了,他拿出笔,掏出“求搭车”的字牌,兴奋地在下面加上了“回武汉”三个字。襄阳国道旁,停下了一辆前往荆门的宝马车,司机是个做房地产的老板,听了王义国这一路的经历,他说自己每次出去旅游都会耗费掉一大笔钱,到头来除了纪念品、照片和门票,似乎再没留下什么更有意义的东西。“旅游和旅行还是有本质区别吧!”司机不禁感叹到。
    19日早上,在荆门去往武汉的路边,王义国看到了一辆挂着“鄂A”牌照的车,他掏出证件递给车主,讲明了自己的意图,这一次他讲的是方言,很快征得了车主的同意,不过车主不直接去武汉,而是先到天门办事。畅聊一路后,临下车时,车主告诉他,办完事当天就能回武汉,并表示愿意将他带回家,还留下电话要他随时和自己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