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诗性的自己
——记唐翰存老师讲授的语文通识课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71期 第2版   运输学院  翟怡文)

    上课前,我从课表上得知《大学语文》由唐翰存老师讲授,当时觉得其名字颇有几分古味,不禁想起汉唐文人的翩翩风度。等到上课一见面,仅从外表上看来,唐翰存老师与我印象中的文人形象却有些不符。
    记得原先课本里讲到的那些文人,比如鲁迅、闻一多先生,两眼或深邃或炯炯有神,脸廓刚毅俊朗,甚至长发飘飘,还有让人印象深刻的长胡须等等。而唐翰存老师的眼睛不大,脸又比较圆,嘴角有一颗黑痣,嘿嘿一笑,颇有几分诙谐的味道。虽然没有狂放的胡须,但他在课上却一点也不拘谨。还记得他曾在讲授《北大月刊》一课时抚今追昔,给我们讲述当年蔡元培时期北大的辉煌:那时候有带着丫鬟上课的传统学者,也有倡导“全盘西化”的大家,大学里兼容包并,思想自由,授课方式也是无拘无束……
    唐翰存老师授课时,也并不是按照课文说一即一,对课本上有问题的地方就提出质疑,和我们一起探讨。课堂上气氛活跃,师生关系融洽。
    临近期末,唐翰存老师并未像其他老师那样带领同学复习,划重点,而是教我们怎样去“不亦快哉”,怎样去“眼空千古,独立一时”。
    第二学期,跟许多同学一样,又选修了他的《新诗鉴赏》。或许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公选课的要求并不很高,然而唐翰存老师的严格甚于必修课程。我们每节课都要认真做好笔记,同时,他还会定期让我们动笔写诗并朗读。借用唐翰存老师的话说:“很多人报选修课只是为了修够学分,但是在我的课上不要抱有这种想法,既然来了,就要学点东西。”
    通过唐翰存老师的讲授,我们接触到了国外优秀的诗歌,了解了我国新诗的发展脉络。讲到西北文学时,老师更是慷慨激昂,骄傲地称之为“崛起的高地”。讲到自己的老师李老乡先生时,唐翰存老师对恩师的敬重溢于言表,形容他为“野火一样的诗人”。经过了一学期的学习,我们在老师的鼓励下,尝试着将自己的想法用诗歌表现出来,尝试着将诗中蕴含的情感通过朗诵表达出来。这对我们理科学生而言,着实受益匪浅。
    讲台上举止潇洒,治学上一丝不苟。唐翰存老师在课上是我们的良师,课下也是我们的益友。他曾跟我们讲起他的过去,讲自己学生时代熬夜备战考研,参加工作后又放弃职能部门而选择当一名教师,以及冲着“康桥”这个诗意的名头买房的糗事。他甚至在课堂上偶尔还会埋怨,校园的花草为什么非要剪得整整齐齐,而不是让它自行生长,就像当前的大学课堂拘束僵硬,全无当年的“魏晋风度”。
    一学期的课时虽然短暂,但唐翰存老师却为我们打开了人文的“窗口”,同时也为我们展现了文人眼中的世界。更贴切地说,他也在讲一个诗性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