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校风校训精神之我见
——答经管学院青年志愿者问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31期    作者:陈宜吉

    我是1959年进入当年还名为兰州铁道学院的老校友,毕业留校虽已从教48年,但在我的老师面前,自己仍是一名“老学生”。经历数十载发展的母校,学子布满全国各行各业,人才辈出,芬芳万千。
    有感于当今大学生思想活跃,思维敏捷,知识雄厚,能力日增,社会活动踊跃开展,全面素质逐步提高;有感于母校跨越发展,学科建设、基本建设、队伍建设日臻完善,许多教师获得了教学、科研方面的诸多奖励,校园欣欣向荣,教学研究型大学和“十二五”规划终能实现。此情此景,我们这一代很欣慰,觉得兰州交大交大的年轻一代很幸运。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兰州交通大学的前身兰州铁道学院经历了办学之初的艰难,建校劳动的频繁、生活困难的考验,学校在困难中生存、发展,师生的精神面貌不减,特别是俭朴、刻苦、严谨蔚然成风,于是自然形成了“奋发向上,艰苦朴素,刻苦钻研,严谨治学”的十六字校风。这一校风是我校育人氛围的特色和风格。
    “奋发向上”,旨在进取之德,“艰苦朴素”意在俭以养德,“刻苦钻研”乃人才必经之路,“严谨治学”是育才必须之法,十六字合修,体现了培养目标——“德才兼备”。校风和校训在空间和时间上有别,但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尚德、励志、博学、笃行”八字校训是2005年校党委总结了办学近50年的历程而提出的,着重在训导师生,从学校到工作岗位,义无反顾地坚持,彰显具有“八字”特色的人才亮点。
    一、无德不成才,育人德为先,“尚德”就是崇尚道德。现代科技发展给我们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但没有或缺少“德”的底蕴,社会的经济发展是难长足的。为什么儒家思想、孔子学院在全世界兴起?日本军营也在学“雷锋”;党中央决策文化建设、建立“和谐”社会等等都是“建德”之举。大学生“尚德”,其底线应该是遵法、守法,首先要学法、懂法,行动上落实于遵章守纪;其次要好学敬业,“报效祖国”不是虚无的口号,前辈钱学森等为之楷模,“德”是“业”的土壤,“业”是“德”的反映和表现,情感生绿叶,好学结硕果;再次,“德”的素养往往表现于修身律己,能慎独、能团结、能办事,有同情、有善举,助人为乐,讲诚信,负责任,人生、价值、世界观初立。
    二、“志”为人生奋斗的目标、方向、灯塔,“励志”就是要用激励、促进、警示、鞭策的方法达到“矢志不移”。大学阶段要“立志”,进而不断“励志”,这在很大程度上解决“怎样做人,怎样做事”的问题。心无大志,身无动向,有道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没有奋斗目标,必然琐事缠身,斤斤计较,多情善感,愁苦思忧,昏沉浮躁。古人“小不忍则乱大谋”、“见小利而亡命,干大事则惜身”是也。立志不一定都立“官”,但作为一个方面的负责人往往是“励志”的体现。
    三、为什么要“博学”?博学是专业相关领域的拓展,不是五花八门,支离破碎,更不是见啥学啥,学啥丢啥,到头来没啥。我对“博学”的理解是:首先,要理解当今“四有人才”、“全面素质”要求的背景,知识局限、不能胜任科技渗透、互联的工作;其次,几乎没有纯技术取胜的可能,一项重大成就的取得,或者一项工作的完成都离不开理想、道德、文化、纪律,而往往是思想、业务、文化、身心的结晶和综合,以及群体攻关的结果;再次,“博学”的灵魂是多学科、甚至专业与兴趣的融合,发散与集中的反复演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奇妙灵感能顿生,这就是为什么杨振宁等物理学家、自然科学家们要请艺术家“画”科学的道理。文革前的高等教育界提出了“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基本技能”(三基),至今是正确的。有道是“缺乏文学的科学家最终只是一个跛足者”。那些“学而无用论”、“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说教都是大失偏颇的。一个方面的领军人物,如果缺少人文、经济、管理等方面的知识和修养,其称职是有难度的。“博”是专的需求,“专”是博的结果,“博”和“专”的优化组合是成功的保证。摒弃孤陋寡闻,朝博大精深努力吧!
    四、“尚德”是基础,“励志”是目标,“博学”是力量,“笃行”是践行。要实现前三个方面,“笃行”是关键,即决心已下,就要忠实地、信心十足地、不遗余力地把一切落实在行动中。这里有一个不畏艰难,在崎岖的山路上勇于攀登的精神,并必然需要劳其筋骨,要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目标是通过过程来实现的,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失难寻,虚度年华、碌碌无为当所恨。我校58、59、60级的学生,在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真可谓“饥寒交迫”,但依然坚持上课、自习、作业,特别是我们的老师从京(北京铁道学院)唐(唐山铁道学院)两院来到兰州,饱经磨难,献青春、留子孙,至今难以忘怀。
    “笃行”还有一个坚持不懈、坚硬不催的意志问题,我们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吾将上下而求索”,但早不起床晚泡吧,卿卿我我,考试作弊,能求索什么?“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当“笃行”变成“都不行”,那就大徒伤悲了!“笃行”的内涵更有一个能力培养的问题,能力来自理论指导下的实践磨练,学校的认识实习、生产实习、毕业实习、社会实践以及数十个社团组织,如青年志愿者协会、兰亭书画协会等都是在践行校训,在“笃行”中培养能力。
    大学生承担一定的社会工作、服务他人就是锻炼、增长才干,否则一旦走向社会,不会表达、不会干事、不能融入群体,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足,组织能力低下等就会影响工作和个人发展。当然也可以在工作中锻炼成长,但人生苦短,拉长了从学校过渡社会的周期,不也是一件缺憾的事吗?我校众多毕业生对此都深有感受,如现在铁道部五大集团公司中三个公司的总裁都是我们的校友,他们深感“事情做到这个份上,源于母校的严谨,源于学生干部的锻炼,源于在基层的摸爬滚打”。
    校园红旗下,校风、校训铭刻于心,坚如磐石。让我们发扬她,继承她,实践她!
    (作者系我校运59级学生,原兰州铁道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