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国防生的暑期生活
电信学院  李楠

    盛夏七月,空气中飘荡着灼热的气息。作为国防生的我们,却身穿迷彩服,手提前运袋,坐上了去西安火车——我们将去西安陆军学院,完成为期二十五天的集训。
    到达西安陆军学院,已是晚上八点。穿过高速路旁一片茂密的树林,庄严肃穆的大门赫然出现在眼前。西安陆军学院,被传说为“西北第一监狱”。想到我将在这里度过大半个暑期,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早在去之前的一个星期,学长学姐就告诉我们,说那里天气很热,蚊子很多,而且训练很严,很苦,连吃饭、洗澡、睡觉、洗脸都要听哨音,早了被骂,迟了挨批……
    第一天早上,一声刺耳的哨声,紧跟着“起床,五分钟后楼下集合!”吵醒了还在梦乡里的我们。慌乱中,一个舍友找不到鞋子,后来却发现在我床边。集合后,长发的女生还在用手整理头发,一边的男生立刻嘲笑说“还是三毫米好啊!”,气得她们个个白眼。我们被带到操场跑步,两圈下来,个别女生就气喘吁吁,排长说,“两圈没有人晕倒,不错,跟老太太比好多了!”。我暗自发誓,一定要努力,因为我们是国防生。
    几天后,训练开始正规化。作为集训的基本科目,我们要进行枪支的分解和组合,射击的瞄准和发射,战术的卧倒和匍匐,战术武器的了解和学习,战斗精神的培养和教育,还有三千米长跑,冲刺一百米,站军姿,练队列,打背包等一系列军人日常训练。集训场上,直线方块、手型队型、歌声口号声、标准规范、紧张严肃等等,这些属于军队的词语,构成了每天美丽的风景。
    印象最深的,还是在打靶场上。我把一颗颗带着锈迹的子弹装进弹匣,前进到射击底线,远远望见一百米处的白绿靶子。卧倒、瞄准、射击,一声惊心动魄的枪声“炸”开了。一时间,四周没有了声音,只有耳朵里嗡嗡作响,身体也有些发颤。后来枪响声此起彼伏,反倒有些亲切了。就在自己“冲动”地打完五发子弹,意犹未尽,弹夹已经空了。教官叫起我说,“感觉自己打的怎么样?”看他那微笑的表情,我猜测自己打得不错,果然,五发四十八环最高成绩,赢得大家齐声欢呼,夸我是“神枪手”。
    集训中,我遇见了真正的军人,他们每人都有赫赫的“光辉史”。就拿我们排长来说,他是维族人,野战部队提干的,他们全师曾经开会向他学习。即便那些班长,也都是全军的佼佼者,十几万人中的精英,队长说他们个个是战场的“兵狼”。不过,他们在我们面前从不显摆,总是真诚地说,“你们是大学生,拥有那么多知识,我们只是兵崽子,你们要好好学习,以后在部队会有大用。”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他们才真正是我们的榜样。无论是技术上、实践能力上,还是气度上,都是我们这些文弱书生高山仰止的。
    很快十多天过去了,再想起学长学姐的“赠言”,不知不觉释然了很多。集训的日子,是很苦,但从不缺少精彩。烈日下半小时的军姿,早已成为习惯;四百米的跑道上,再也不会有人掉队;四十厘米高的铁丝网下,我们冒着大雨,拿着枪支,像一个个“泥鳅”一样低姿匍匐,不知道谁的帽子被铁丝网锋利的“爪子”抓走了,谁的小铝壶在身子前进时压 “瘦”了,谁的手榴弹在前进中少了一个……、
    雏鹰展翅,它选择了了天空;飞蛾扑火,它选择了光明;桃花绽放,它选择了灿烂;携笔从容,我选择了军营。二十五天的集训,我用实际行动兑现出走时“携笔从容耕碧海,青春无悔铸军魂”的铮铮誓言。

    (本文发表在《兰州交通大学报》4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