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拳拳事业心  浓浓校报情
——原校报主编王为群教授谈校报的作用及其创新
学生记者    姜唯淑  贺东东
 

    行走大地,每一段路程,都会留下脚步。许多年后,我们回首,看着这些深深浅浅的脚印,会想起那时的风风雨雨,而那曾经的岗位,更会使我们感动弥久。我校文学与国际汉学院院长王为群教授,曾在校报工作10余年。在这10余年的日子里,他投身于校报事业,与校报一起成长,取得了显著成绩。

   悉心坚守  一路前行

    “我们学校的校报创刊于1958年,最初由冯万呈等三位老师负责编辑。后来曾在1966年停刊,这一停就整整12年,直到1978年才重新复刊。”说起校报的历史,王为群教授很是熟悉。其实,那时他还未到我校工作。
    王为群教授真正从事校报工作是1989年上海交大毕业后,在他之前,王著云、李发文、廉李章老师等都负责编辑出版过一段时间的校报。他从事校报工作后,校报并不是一帆风顺,在1992年就遇到了难题,报纸办不下去了。
    当时全国报刊开始全面整顿,新闻出版署要求高校以及企业的报纸改为内部连续出版物。可接触校报工作没几年的王为群教授不甘心就这样把校报停刊,他和同事一起联合西南交大和北方交大等铁路院校的校报负责人,一起给时任中宣部部长的丁关根写信,陈述了高校报纸不能取消的一些理由。
    “我们当时在信中提出了四点理由:一是高校校报具有悠久的历史,从民国时高校报纸就已经是学生言论自由的主要阵地;二是高校校报不仅具有新闻价值,又兼具学术价值,是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平台;三是许多高校设有专门的办报机构,有专业编辑从事这项工作,并具备一定的读者群;四是高校报纸作为校园文化的有效载体,在校园文化建设中具有重要的作用。”王为群教授谈起信的内容,至今记忆犹新。
    他们在信中还建议新闻出版署给高校校报单列刊号,将校报纳入正规化管理。信寄出去了,一年也很快过去了。到了1993年,中央有关部门同意高校校报可以拥有正规刊号,并作为正规出版物出版发行。这样,校报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校报的发展也迈上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王为群教授回忆说,十多年前,办报条件是非常艰苦的。当时校报还是铅印,经常是数着字数进行编辑、排版,即使这样,他和同事们一起,还是坚持一月两期或三期的编辑出版校报,而且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1994年校报年检,被评为乙级乙类。这在当时来说,是非常难得的骄人成绩。

    博采众长  敏于思考

    办报纸,离不开写新闻。然而,乱花迷眼,怎样才能写好新闻呢?王为群教授认为,“作为新闻工作者,视角很重要,我们的眼光要不同于常人,看事情要用‘新闻眼’,要善于发现。”
    王为群教授不主张采访完立即写,好新闻需要沉淀,成熟,发掘与众不同的视点。写作的方式就是思考问题的方式,找准自己的着力点,才能不落老套。新闻需“新”,无“新”不成“闻”,那么角度从哪里来?
    王为群教授告诉我们,要找准好的切入点,就必须多读书,看别人写的好新闻,观察人家的思维方式,继而发觉它的价值。
    “我学习《外国新闻史》,看美国30年代的报道,人家写的就很生动。如写‘经济危机’,不单纯用数字来说明,而是写‘经济危机’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开头第一段,描述了美国一个五口之家的窘迫生活,很生动;接着第二段,联想到还有230万个家庭同样水深火热,很形象。大手笔的新闻,都是把强烈的政治倾向、自己的观点‘包裹’好再交给读者,不仅要让大家知道,而且要打动他。这样的效果,远远比空洞的说教好很多,报纸就是润物细无声。”王为群教授信手拈来的事例,却一语道破了新闻写作的真谛。
    王为群教授还谈到,在理工科院校,科技报道比较多。写新闻,离不开术语、名词、原理等的运用,但是这样一来,一些科技名词等有些人就读不懂了,这就需要我们用浅显的文字对一些术语进行解释,不能简单冠以“国际领先”“国内一流”等语词。他认为,写新闻,要学会理清思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然后写出来。“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这是最好的诠释。

    点点滴滴  都在心头

    办报不仅需要文字功力,更能锻炼一个人与他人交往的能力,提高一个人的道德素养。
    “办校报的时候,我们每一天都在经历感动,点点滴滴的感动。”说起这些,王为群教授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记得某次亚运会,学校有个老教授赋诗一首,并拄着拐杖来编辑部给他们交稿。到了晚上,该老教授打电话说一个韵不好,让他帮忙替换。没想到,过了一周,该老教授又拄着拐杖来,说还要改动一个字。可实际上,这个字并没有错。
    “当时我就很感动,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为了一个字,打电话,甚至拄着拐杖反复往来,对自己的东西这么负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松懈?好好办报,不出一个错字,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王为群教授办报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就是编辑部除了收到老师来稿之外,也有很多学生来稿。可惜的是学生的稿件质量并不是很好。这就为难了,登上去,影响报纸质量,不登吧,又挫伤学生兴趣。“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办了一个来稿摘登,从每篇稿子里,挑出好的句子登出来,既保证了报纸质量,又保护了学生的创作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