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高岩:学生的肯定和认可是我最大的幸福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77期 第2版 学生记者  欧阳春平  侯喜喜)

    “幸福是什么?”一千个人,或许有一千零一个答案。在这众说纷纭的答案中,有一个人的回答是这样的:“学生们诚挚的鼓励,由衷的肯定,会心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如此作答的,就是荣获甘肃省师德标兵、甘肃省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三等奖、我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一等奖、教学优秀奖、詹天佑青年教师奖、教学新秀奖等诸多奖励的经管学院老师高岩。面对这些荣誉,高岩老师总是谦虚地说是自己运气好。在教育教学生涯中,她随和平易,真诚友善,传道、授业、解惑,用一颗温暖的心,认真对待每一个学生。

春风化雨润芳华

    “我希望老师并不像园丁那样,修剪掉我们不听话的枝桠,最终让我们成长为只会听话的植物”,这段据称出自一名小学六年级学生作文的文字,短时间内在新浪微博上被转发两万多次。“老师园丁论”——这个上个世纪曾经受人称道的隐喻,今天却受到了质疑。
    高岩老师与此不同,她对学生并不是机械化地修修剪剪,而是用温情脉脉的人格熏陶、自由轻松的激励欣赏,以及发自内心的启发和陪伴,让师生得到共同成长,就像《三傻大闹宝莱坞》里大傻兰彻说的那样:一切都会好的,追随你的心,做你想做的! 
    谁的青春不迷茫?学习、考研、就业等诸多话题,沉重地压在当今大学生的肩上。每当与学生谈及这些问题,高岩老师格外耐心,微笑着给出她的答案:问自己的内心,走自己喜欢的路,且行且珍惜。
    每年临近毕业,学生都会为就业着急、忧愁,高岩老师告诉自己的学生:“一份大家都认为好的工作,但如果你不喜欢,最好就不去选择它。工作中,我们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问题,如果不喜欢,每天都会感觉很痛苦,小事情也觉着是大问题,时间久了,获得和失去,究竟哪个更多?一定不要急,想清楚,选择自己喜欢的。”
    曾经有一个国贸专业的学生,对法律特别感兴趣,选择考研时非常地犹豫,决定不了是选择现实还是坚持自己的理想?他找到高岩老师,诉说他的纠结,高岩老师在了解他的情况后,鼓励他一定要遵循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并建议他选择考学术型的法学专业而不是法硕的决定。后来,高岩老师还帮他找来自己读书时的很多专业书籍和习题,帮助他解答在学习中的困惑,最终他如愿以偿地实现了自己做一个“法律人”的梦想。

吹面不寒杨柳风

    高岩老师对学生的教育,就像春天里的“和风”,一面减去青春的繁芜,一面拂过大地,春暖花开。她深知作为一名高校教师,任重道远,必须一丝不苟、毫无懈怠地对待这份工作。“授业”是高校教师的“必修课”,高岩老师主讲《经济法》《国际商法》和《经济法与税法》,是非常专业的“技术”。“帮助学生在大学里学会怎么样掌握专业的技术”,成为高岩老师思考的问题。为了讲好这些课程,让学生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与掌握,她注意收集和专业课程相关的知识以及最新的信息,非常仔细地备课。
    高岩老师觉得她讲课唯一的秘诀是认真备课。法律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变化很快,为了让大家更好地掌握知识,了解社会 ,经常是上午发生的法律事件,下午就会出现在课堂讨论中。看不见的且不说,看得见的,仅备课就写了好几本厚厚的笔记。透过这些厚厚的备课笔记,笔者仿佛看见,那些赤忱时光的氤氲。
    教师这份职业,不能只“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还需要讲出来让学生明白。课堂上,她从不让学生死记硬背法律条文,她认为方法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要学会用法律解决真实生活纠纷的方法。高岩老师从不照本宣科,而是紧密联系实际,联系生活,高岩老师的课堂中最常出现的两个人物就是“小强”、“小花”,这两个人身上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法律纠纷,虽然有时案例有些浮夸,但同学们哈哈一笑过后,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老师的节奏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课堂外,同学们生活上遇到什么法律纠纷也喜欢向她咨询,甚至是同学们的亲戚朋友遇到法律纠纷也会向高岩老师求助。曾经有一个同学的姐姐因为离婚问题向高岩老师咨询,期间为了纾解她的情绪,高岩老师经常打通电话就是一个多小时。
    高岩老师鼓励学生们不懂就问,学会提问题,注重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要学生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与观点。上过她课的刘雪娇同学说:“高岩老师上课和蔼可亲,就像春风拂过一样,那样亲切清新自然,课也讲得很好,我们班同学都喜欢她的课。”

沾衣欲湿杏花雨

    雨,濡物者也。杏花雨,更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2006年,高岩老师毕业后来校任教,“那时候,我是班主任兼辅导员,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学生身上,不仅要关心学生的学习成绩,更要关心他们的生活。” 高岩老师坦承,学生生病,半夜往医院跑;学生不上课,挨个网吧找人;帮助化解同学之间各式各样的矛盾等状况,让她深深体会到这是一份必须真正用心才做得好的工作。有时候也会遇到同学的不理解,也曾暗自伤心流泪过。记得有一次在图书馆前给几个同学解释处理班级事务的事情,从黄昏一直谈到满天星光,仍然没能得到她们的理解,自己充满了挫败感,都不知是怎么回的家。但时间可以消融一切,到后来,她成了学生们的知心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