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花甲仍做他人梯  十年辛勤传佳话
——访我校第八教学楼管理员王师傅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65期 第3版 学生记者  王  睿  王颖慧)

    刚敲开八教管理室的门,管理员王师傅就热情地迎了上来。他戴着一副宽边眼镜,穿着一身朴素的衣裳,消瘦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乐呵呵地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老师。十年教学楼管理的辛勤工作,皱纹已悄悄爬满了他的脸庞,可他待人接物的热情与认真仍丝毫不逊于年轻人,默默无闻地甘做人梯。

枯燥中坚守岗位

    记者:王师傅,您做八教的管理员已经很久了,听说您还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说出教室号,就能知道是哪个老师的课,您能讲一下您的工作经历吗?
    王师傅:我是从2004年开始做八教管理员的,从八教投入使用起,我就当上这里的管理员了。在这之前,我在国有企业从事电焊工作,后来因为单位转制,我眼睛又不大好,就应聘到我们学校后勤,从事八教的管理工作至今。现在算起来,都快十年了。
    近十年来,我对八教的管理越来越娴熟,越来越喜欢这份工作,慢慢地与这里上课的老师也就熟悉了。相对来说,每年八教的排课都差不多,来这里上课的老师主要是八教C座数理学院和外语学院的“老邻居”,时间长了就熟悉了,其它学院的一些老师虽然名字与人有时候对不上号,但也比较熟悉。这些都不算什么本领,全是干的时间长了的缘故。
    记者:您可以说是八教的“见证者”啊,您的日常工作有哪些?
    王师傅:从事八教管理工作,刚开始时我们是6个人,两人一组轮班,后来就削减到3个人,也就是现在的我、老张、老蔡。我们岁数也都差不多,老蔡大一点,今年68岁了。我们三个“老伙计”早晚班轮,保证八教任何时段都有管理员值班。以前八教分为三个部分管理,我们管理室负责A座和B座,C座一至三层是数理学院管理,四、五层归外语学院管理,从去年开始,数理学院的部分也划到我们这里管理了。
    我们日常的工作主要就是开门、关门,管理每个教室的多媒体设备。当然,管理过程中也会为老师和学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工作,比如经常有学生把手机、钱包等个人物品落在教室,我们会把失物集中在管理室等同学们来领取,有时候实在等不到学生来领,我们就张贴“寻物启事”,想尽办法把失物归还给失主。此外,大多数来这里上课的老师都要使用话筒,领话筒时顺便在我们这里倒一杯开水也是很常见的事,为此,我们每天最少都要打满6个暖瓶的开水,供上课的老师和我们自己使用。诸如此类的,都是一些小事,趁我们现在能干动的时候多干一点,为大家服务嘛。
    作为管理员,八教就是我们的“地盘”。水管坏了修水管、门窗坏了修门窗,教室桌椅摆乱了我们就摆放整齐。有时候,还会干一些清扫工作。总之,我们现在年纪还不算太大,这些事基本上都能顺利地完成。
    记者:你们可真是不服老,还都是“多面手”,那工作之余有什么消遣的娱乐活动吗?
    王师傅:(笑着指了指桌角的收音机)我们三个只有收音机这一个“电器”,这也是最近几年才有的。因为值夜班有时候实在寂寞,几个人一块听听收音机,感受到一点“动静”,打发打发时间。其它的如电视啊什么的,条件不允许,我们也不奢望,至于电脑这类高科技的产品,我们更不会去想,现在这个年纪了,操作不了这些高科技的产品了。

平凡中彰显品格

    记者:这么多年来,您和老师及同学的相处中,感触最深的是什么事呢?
    王师傅:我们都是普通人,没什么印象特别深的,都是一些小事,但也有很多感触。比如说上课使用话筒,虽然我们这里配备有很多的设施,有相应的措施确保老师高质量上课,但是,有些老师可能是不太注意或者没有意识到,有时候上完课自己带着多媒体教室的话筒就走了,甚至有的把话筒拿走很长时间,多的时候能有一两周。这些话筒虽然不怎么值钱,但都是学校的东西,是保证老师上课使用的,不能一个人拿走影响到别的老师上课。我们觉得这不是忘记不忘记的事情,而是一个人看待公共用品和尊重不尊重他人的问题。有些老师我也当面批评他,哪怕他是领导干部我也会指出他的不足来。
    还有,大多数时候,有很多学生丢了东西都不知道,我们贴出招领启示很长时间了才有人来领。有些财物比如学校配发的手机,很多人丢了就丢了,也不来领,我们只好交给上课的老师去处理。现在的学生,有些不爱惜家长的“血汗钱”,甚至很多次捡到的手机都是高档手机。遇上这样的学生,我们会苦口婆心地“教育”他们,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是能听我们批评的。
    有一段时间,校园里丢车的现象时有发生。我看到有些学生将车停下后没有骑走,我就将车推到楼道里,有些人劝我“学生的东西最好不要管,出了问题,很可能赖到你头上,即使丢了又不是你的责任。”我觉得这样的事情还是少数,能帮助的尽量予以帮助,毕竟学生们还都是孩子。
    记者:那您在管理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冲突呢?
    王师傅:管理工作存在冲突或者说是矛盾,是客观存在的。因为八教晚上开的课也不算多,因此晚上9:40开始,我就从楼上的教室往下清人了,如果剩那么几个人,发生点事故就是挺危险的,而且C座多媒体比较多,我们也要多操点心。事实上,每天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不愿意走,有些是学习的,可能是复习考试或者做毕业设计的。对于这些,学校没有明确的规定,加之谁都喜欢爱学习的学生,我们也就尽可能地让他们多学习一会。可是,这样的学生现在好像越来越少,经常遇到一些在教室里面谈恋爱的学生,我们就会劝他们早点离开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