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刘艳妍:华丽转身的“工程师”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报》第433期第二版   学生记者  王瑞  苏雄雄)

    一头乌发,短短的、干练精神;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微微发福的身材,透露出人到中年的气息;阵阵爽朗的笑声,铿锵有力的声音,佐证了一个工科女老师所特有的“豪爽”。
    初次见到我校机电工程学院的刘艳妍老师,我们便被这种独特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更使我们意外的是,刘艳妍老师一开始并不是在学校当老师,而是在研究所干了十余年的产品设计工作后才转行当老师的,实现了从“工业工程师”到“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华丽转身。

勤奋造就百行先

    好几次我们都约好了刘艳妍老师去做采访,但都因为临时调课以及参加其它活动等原因没有成行,拖了好久后才如约前往她家采访。在忐忑中我们想象着初次见面的场景:刘艳妍老师或正襟危坐,一板一眼地回答我们的提问;或保持着优雅的矜持,言谈中不失为人师的庄严;或和蔼可亲的笑着,谦逊地述说着同事们的帮助……
    事先的各种猜测,在刘艳妍老师为我们打开门的瞬间都烟消云散了。她那一见面就发出爽朗的笑声,使我们肆无忌惮地与她拉起了“家常”。
    2001年调入我校从教之前,刘艳妍老师一直在兰石集团工作。从大学毕业分配至该公司,她这一干就是15年。十余年的努力和艰辛,对一个女性工程师来说,确实不易。
    “作为一名工程师,就要和工人打成一片,而在以男性为主的工厂里,整天‘扎’在男人堆里,需要克服好多方面的困难”。可性别的差异并不意味着工作就能区别对待。生性要强的刘艳妍老师硬是咬牙克服了各种困难,在一群男人的“世界”里立住了足,站稳了脚跟,各项工作都干得出类拔萃,逐渐成为研究所里的技术骨干。
    在事业渐臻佳境的时候,刘艳妍老师的小孩也渐渐长大,学业的负担、成长的烦恼等等,都需要家长的关怀与辅导,可她的爱人经常出差,自己的工作也是要么出差要么加班至深夜,孩子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过着没有规律的生活。时间长了,身为母亲的刘艳妍老师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每次看到孩子按时吃上晚饭后满足的神态,她就谋划着换一个上下班“有规律”的工作。
    一边是孩子,一边是小有成就的工作。真正要从这两者中做出一个抉择,无疑是非常痛苦的。犹豫好长时间后,刘艳妍老师痛下决心,割舍了自己倾注了十余年心血的产品设计工作,调入我校从事教学工作。
    从“刘工程师”到“刘老师”,不仅是一个称呼的转变,更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为了上好每一堂课,刘艳妍老师花费了好多时间和精力,自学与所授课程相关的专业知识、与教学相关的各类软件以及学习如何备课、如何讲授等教学方法与技巧。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她觉得又回到了刚参加工作时的紧张状态,从来没有休息时间,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三年的适应和努力,刘艳妍老师完全融入了教师的角色,并在教学科研方面收获了丰硕的成果,先后荣获我校教学优秀奖、甘肃省教学成果二等奖等,公开发表学术论文10余,国家专利授权1项等等。
    回顾“转行”的经历,刘艳妍老师对人生有着新的感悟:人生要获得就必须学会放弃,金钱多少并不重要,只要快快乐乐地生活就好。每逢过年过节,收到学生的短信或电话的问候时,她觉得自己是最快乐的,以前的任何辛苦都是值得的。

课堂讲授贵“具体”

    大家都知道,工科专业都是实践性很强的,对此刘艳妍老师更是深有体会。十余年的产品设计工作,使她拥有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因此在课堂上,她的讲授大多是结合生产实际,完全做到有的放矢。
    刘艳妍老师讲授的《机械设计》课程,是一门与实际生产紧密联系的学科,但学生们大多缺乏社会实践经验,甚至对一些工件都是闻所未闻。为了使学生更好地理解,刘艳妍老师主要采用多媒体教学,充分利用一些图片和动画,使学生更直观地理解讲授内容。
    一个螺母,我们可能都司空见惯了,可真正要弄懂它的构造及设计,光从理论上说是解释不清楚的。刘艳妍老师认为,“一般男孩子都喜欢拆装东西,可能对螺母比较清楚。但一些女孩子平时不怎么接触这些东西,联想起来可能就比较困难。”刘艳妍老师在讲授中,利用多媒体把设计的每一个零部件中很细小的东西都呈现出来,让学生直观地看到这些部件,使他们把抽象的理论能够进一步的具体化。
    此外,刘艳妍老师在讲课过程中,还常会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以多元视角引导学生改变单一的、线性的思考模式,提高学生综合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她在教授设计的时候,会提醒学生不仅要考虑材料的选用,还要联系到材料的价格。“说白了,我们是在培养未来的工程师,而工程师要为厂家提供最经济的开发方案。这样,理论联系实际,学生就对所学东西更感兴趣,也就更容易接受我所教的东西。”

潜移默化重育人

    如果说刘艳妍老师在课堂仅仅是教授大家如何做设计,那我们就大错特错了。她认为大学里讲授的好多东西都是经过实践检验后形成的理论知识,相对于社会发展来说是比较滞后的。只要大家一步入工作岗位就会发现,课堂上教授的很多理论知识其实都不能直接派上用场,因此,她课堂上教授给学生更多的是一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