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总浏览数: 次

真正让教师和学生成为大学的主体 
2012年10月12日    来源:工人日报 

    近日,据媒体报道,收到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系务会的道歉邮件后,该系来自台湾的教授程曜停止了自己5天来的绝食抗议。去年,清华工程物理系官网发布教师简历时,未经程曜同意就将其尚未发表的论文资料公开,随后程曜与学校沟通,但系方一直未撤下相关网页。今年10月4日,程曜开始绝食抗议。目前,系方已将相关网页撤下,并向该系所有老师致歉。
    程曜教授此举,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尚未公开发表的论文资料被公开,影响了其正常科研活动;另一方面,也是对有关方面无视其权益,屡次维权而不得的强烈不满和无声抗议。程教授说,“我的方法就是以我的自由意志来提醒每一个人,荒谬就在你的身边。”
    这一事件,再次暴露出广受诟病的大学行政化之弊。从表面上看,此事的起因是相关工作人员在审核和发布时存在失误纰漏,但实质的原因是,长期以来高校行政化倾向产生的对教授应有权利的漠视,套用一句流行话来说,是“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就像撤换更改简历这样的小事,在一些行政服务人员的眼里也是“自己分内的权力”,自然要“用好用足”。这或许就是尽管程曜教授事先声明“非本人同意,不得对简历内容擅自更改”,事后又多次向各级领导反映,却一直得不到有效处理的原因所在吧。
    试想,如果大学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利之上,大学内部的所有资源配置,无论是经费来源、专业设置、招生计划,还是职称评定、研究课题、教学方案,乃至后勤保障等,一律由行政官员主导的行政管理系统控制,那么,这样的资源配置方式,将可能导致大学内部的所有竞争,变成对权力的争夺或者向权力献媚的竞赛。
    因此,学校不应该忘记这一点:高校相较于管理者而言,教授才是一所大学真正的财富。当一个学者没有了学术的自由,当一个教授为了更改一下简历不惜以绝食抗争的时候,一所知名学府为更正错误需要近一年的时间,别说有大楼无大师,即使有大师也将变为庸师。在这种现实面前,程曜教授这种维权尽管只是个别极端事件,但足以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和警醒。
    行文至此,笔者想起了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故事。1950年,当时的哥伦比亚大学校长也就是后来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一次请该校著名物理学教授拉比作演讲,拉比是1944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艾森豪威尔在开场白中客气地说:“在众多雇员里,你能够获得那么重要的奖项,学校以此为荣。”但是,拉比回敬说:“尊敬的校长,我是这个学校的教授,你才是学校的雇员。”拉比教授的话道出了这样一个基本道理:包括大学校长在内的高校官员们虽有很大的领导权力,但从观念上来看,他们和其他行政人员、后勤人员一样,只是为教授和学生服务的。
    大学的学术管理是一个建立在同意而不是在命令基础上的制度。我们说的大学“去行政化”,并不是说不要正常的行政管理,而是要摒弃在管理和服务上本末倒置的错位观念,彻底抛弃官僚习气,真正让教师和学生成为大学的主体。
    拉比教授的回敬和程曜教授的遭遇,其实都指向同一问题:现代大学是应当尊重学术研究还是看重行政力量?这个问题不解决,大学“去行政化”只能是一句空话。